元君_学习中

主米英。懒且害羞(ㆁᴗㆁ❀)
也会堆些杂图ε=(´ο`*)))

《刀上月》

一直想写写酒吞单人的吧。。。毕竟是很喜欢很喜欢的王(传记传记)。不过王总归是个很悲重的绝色,无论成败。极速摸鱼的一部分,有空再细改。微含茨酒茨吧。

        人女的步踏在铁板上,像红叶割开皮肉,闷声的;人女的肢甩向高处去,似有刀爽利地削下,不属于了。
        所有人、鬼都在座下高声欢笑着:我们臣服!他们臣服!到底,还有心思,游走在细软的皮面下。
        只有他坐在最高的金错铁的王位上,也随了他们,高声笑着,将异味的酒一碗一碗灌进肠肚。他笑得像大漠,大风,大沙。他也身处大漠,脚下每一步都是生路,也一样永远没有出路。
        他是王。
        一场博弈不以擒王而终,便不会结束。不巧的是,他不愿拿下那边的王。他也没有抢夺,没有吃人,没有玩忽职守。但这有什么关系呢,他们认为有啊。
        他以前不屑,如今也知道了自己烧杀淫虐,本性凶恶。
        于是他喝酒和大笑一样自然。
        而酒终是酒,会让人模模糊糊想起什么。
        王会想起什么?他想起的是他站在悬崖边,将半坛神酒尽数倾下,且祭一祭那些不能臣服的蝼蚁。他们那么渺小柔软,一千接一万前来送命;他们那么愚钝,如今来拿他的头了。
        他大笑着,一碗接一碗。
        笑语在歌舞里溺死,月亮在酒盏中游曳。
        “酒吞童子大人……?”
        “这时候用什么敬语啊?你真想认他做王吗?”那边的汉子边麻利地给一个醉鬼开喉放血,一边嘲讽道。
        “可是……”被嘲笑的人畏畏缩缩地道,“你看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原来,这位王还在笑着地邀月同饮。
        “让开。”
        另一位髭须刚硬的武士,从贴身处解了一条长布包,放出一把刀来。刀身清冽,和酒水一般,不知入喉是何种滋味?
        他端着酒碗,武士握刀单膝跪了。
        武士是个聪明人。
        他选在同伴破喉众妖时跪的;这会已经起来了,握紧了刀。
        而王至始至终没有看他。他一直看着中天的一片月。那片月色他一直在护着,却压根拦不住它的圆缺变化。他痴痴地看着月亮,月亮里有一枚红枫,有一林春花,有一曲清笛,有一川怒涛,甚至有一城灯火,有很多很多的鬼与人……忽然,月亮是一只悲恸的眼:黑色的夜,金色的月,银白的纤云。他这时笑不出来了。
        不过没关系,头是不会笑的。
        红色溶入酒盏时,一枚秋枫割开明月。
        那些武士压抑了很久,笑着闹着:“大江山退治成功喽!成功喽!再无鬼怪的欺压喽!天下太平!”
        只有握刀的武士轻轻叹了口气,他拣了块布小心翼翼地擦去污秽,迎着月光去:刃上是一片明月。他再一反手,刃上是一双眼了。
        武士裹好了刀,端起那碗酒来,浇在剩下的地方。这下好了,酒里的月亮没了,刀上的月亮也没了。

评论(1)

热度(1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