元君_学习中

主米英。懒且害羞(ㆁᴗㆁ❀)
也会堆些杂图ε=(´ο`*)))

《草莓淡卷》

请大家吃点甜点吧。下次整理个合集,这是合集的最后一篇。最近写的茨酒其实本来就是一篇的,但是写不了长的。。。
就很轻松很无脑的ooc超多的老夫老夫现代日常。保留语气词吧,怪怪的。蛋糕名是一家超好吃的店上借来的,真的超好吃。。。超好吃。。。好吃。。。(⚭-⚭ )
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床上的人皱眉,稍稍撑起身来,将刘海捋后,又松手随它松散。
        环在他腰上的手忽然压紧。
        “吾友?”
        出声的人还睡眼惺忪的,趁遮光帘还没拉开,暗隐隐蹭他腰肢。碎发抓得人痒痒。
        起身的人伸手按那人毛茸茸的头,“没什么,做了个梦而已。梦里我们都有点残疾,大概就你缺了条臂,本大爷少了颗头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吾得和汝一样少颗头才好的。”那比别人大一号的手开始贴着往腰上游了。“再睡一会吧,挚友。或者,需要吾来安慰噩梦吗?”那手覆在了目的地上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可拉倒吧。”那人把大手扒掉,“昨天就抱怨了一声新的草莓不新鲜,你说要安慰本大爷,然后就种了一晚上草莓?”
        “酒吞吾友。”那人才醒,嗓还没开,撒娇似的可使劲蹭着他,他知道他挚友对这个最没辙的。
        “好啦,本大爷要起来买新的草莓去了。”酒吞要起身去洗澡的时候,被一双手掐住了腰背。
        “茨木!”酒吞只觉得炸毛发软,每次被茨木掐住腰都没有好事的。
        他逃似得起来了。
        那边逃开黏人的大型犬,酒吞便来给中型犬喂食了。“淡卷,早餐。”一只银毛色哈士奇便叼着食盆过来了。他打个哈欠,简单的做了两份早餐,便思考去南街还是北市好。
        吃完早餐,他已经打算好去南街了,去那能顺便带淡卷散个步。
        他买完草莓时,阳光才淡淡均了一层在南街上,灰色道砖上冷绿芒果树吐息着清风,时有鸟啭。那些结队上课的女孩子也像绒毛轻盈的雀子,叽叽喳喳的笑个不停。
        酒吞一臂挂着拣好的草莓手揣兜里,一手牵着淡卷往家里走。
        一个女孩忽然拦住了他。女孩期许的看着他:“那个,我能摸一摸它吗?真的很喜欢哈士奇啊!”
        “摸吧,它很乖的。”酒吞努力笑得和蔼些。他总被人说笑得太高高在上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嗯……十分感谢!”女孩却毫不在意,蹲下来两手揉捏着淡卷颈边。酒吞暗笑:这可真会挑呢。淡卷被喂的很好,那块肉攒了不少。
        捏了一会,女孩便小心翼翼地起身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要再捏捏吗?”
        “啊,可以吗?!”
        “淡卷,人家问你呢。”
        淡卷却抬头对着他眼睛,嗷呜呜呜呜地拼命摇头。
        “哈哈哈,对不起了,小姑娘。”他蹲下拉了拉淡卷的唇边肉,扯露出半排犬牙。
        “啊,没有关系的……”女孩连忙摆手,“去上课了,十分感谢的!”
        “嗯嗯,课业加油吧。”酒吞认真理理淡卷的毛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回来啦,吾友。”
        他拎着草莓和淡卷回家的时候,茨木正系着围裙,戴着抓绒手套洗碗。
        “嗯呢。”
        酒吞先解了淡卷的链子,再坐在玄关换了初春用的拖鞋。啪嗒啪嗒地打开冰箱放好草莓,就转身瘫到沙发上了。刚走完热气还没散,他又顺手扯开些领口,好让自己继续舒服地瘫在沙发上。
        茨木收好厨房出来便看见他懒洋洋地抬手,轻轻一笑,转身回去给他倒了杯卡力特。
        “哈?为什么不加冰?”
        “挚友刚走完步回来,不能马上喝冰的。胃会坏的。”茨木也一块瘫到沙发上。
        酒吞斜他一眼,难得的往茨木那里靠去。
        “吾友?”茨木有些担心地用下巴蹭蹭他。
        “靠一下也不行吗?”
        “怎么不行?吾的身心随吾友使用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嗤。”酒吞不予置评。
        淡卷这时摇晃尾巴过来他们脚下,一躺一翻露了肚皮扭。酒吞瞧着,直起身,踢了拖鞋,一只脚踩了上去,轻轻按摩着淡卷。淡卷则舒服得直哼哼。
        忽然他的腿就被抬了起来。淡卷疑惑地看向主人。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挚友,踩吾。”
        酒吞收了腿,把他的腿抬了放淡卷上。“本大爷要去准备明天的食材了,你俩好好玩吧。”便留下一人一狗相互嫌弃。
        酒吞从家里继承了一间甜品店,在当地高中附近。因为用料新鲜口味清爽,加之较为亲民的价格,广受学生党与上班族的好评。唯一让人难过的,大概就是甜品店周日休息。不过,这也不能怪酒吞呢。
        “叮铃——”
        店门挂着的铜铃在提醒慵懒的店长。店长嚼碎口中最早为了戒烟而后上瘾的葡萄波板糖,放下周一的报纸,回想了一下该如何和蔼的笑,然后才道:“今天特推草莓淡卷。”那可是他亲自拣的草莓,当然得特推一下。
        “嗯……好的,那就……诶,是你?”
        酒吞稍抬眼看看,似乎有点印象。
        “昨天的哈士奇的主人!”
        “哈啊,是你啊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嗯,嗯,请来一份草莓淡卷!”
        “好的。”
        茨木抱着盆栽站在玻璃橱窗外,就看到酒吞好像对谁笑了笑。他深吸一口气,保持理智地推门进去。
        酒吞回头就看到了工作打扮的茨木:戴着黑框眼镜,普通的IT白衬衫,还有件为了防止春寒特地让他带的浅驼色短风衣。还有盆绿植,似乎是草莓。
        酒吞见他走近,出来先接了草莓,然后叫他把风衣脱了:“都发汗了,怎么还穿着?”
        “挚友给的。”茨木骄傲地拢了拢风衣。
        酒吞干脆地替他扒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这盆是草莓吧?打算养花?”酒吞眉头单挑。
        “嗯啊,托公司的同事帮忙弄的,好像是‘章姬’。挚友周末可以不用出门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哈,茨木,你是傻的吗?”
 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   等他们聊完了,酒吞才发现店里没有人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去,那边盘子帮本大爷收过来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好的,吾友~”
        茨木偶尔能早点完成工作,就会赶到酒吞店里帮忙。奖励一般是挚友煮的咖啡,不过他更想要酒吞。
        “咦,还剩一份茶园山,不很甜,你要试试吗?”酒吞记得茨木以前很喜欢吃甜食的,每周末都会来,不过在一起之后却说不是很喜欢太甜腻的东西。
        “好啊。”茨木挖了一大勺子。“唔,不腻的,这家甜品真是越来越好吃了呢。吾友也该尝尝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哈,本大爷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茨木已经拉过他,向他嘴里渡去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给本大爷洗碗去,要准备打烊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包吾身上,挚友!”
        茨木去厨房熟练地洗碗,他来外面收拾。
        他一面抹着桌子,一面想这样其实也不错,他们又不像昨晚的那个梦一样。庙堂,江湖,刀光,剑影;人鬼,王将,生离,死别。他们健全的呆在现世,过着平淡但安稳的日子。
        咦,这是谁的伞?好像之前那女孩坐在这里呢。
        酒吞细推,便噗嗤一笑。
        茨木真的是被他惯坏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茨木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怎么了挚友?”茨木转过头来看他。
        “天台那块,可以种些草莓,覆盆子,醋栗,香草什么的。这样我们刚好可以顺便种几盆猫草养只猫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好啊,挚友。”
        店里橘黄灯盏将初春衬得更暖些了。

       

评论(5)

热度(44)